本人事实如下:本人于2015年12月1日左右因好奇,在网上搜索大宗商品现货交易平台资质真伪查询,登录手机号后没几分钟就有人打电话给我,自称是福建东南大宗原油现货交易的旗下的121号会员公司客服人员,被客服诱骗到一个叫赢在东方直播室的网站进去免费听老师喊单,觉得好就开户入金跟着老师做单,说老师都是福建省国立华侨大学的教授,并且交易所也是福建省国立华侨大学入股的校办企业,而且在赢在东方直播室网站的视频讲了里发现好多人都在聊天栏里聊天说自己赚钱了,并且客服告诉我说什么小非农大非农,美联储是送钱的大行情,不断发给我看东南大宗商品交易所现货原油的盈利单截图,每次都是赚几万到几十万不等,后让要求我入金跟着老师做,分析师喊单操作保证只赚钱不亏钱,我就问是怎么赚钱的,他们的客服就说投资现货原油比股票有优势,可以买多买空双向操作T+0操作、谎称资金由银行监管绝对安全,开户免费、便捷,不需要去签合同,还骗我说资金量越大风险越低,资金越多才能有更好的老师带单,并且只赚不赔,准确率高达90%,并且一直催促我把身份证拍照并给他帮我开户然后入金,客服人员以及所谓的分析师、老师在和我电话和他们公司内部喊单聊天软件里为何我提及风险问题并且夸大收益,经过一个月的时间在客服和多名喊单老师分析师的的诱导下,我动心了,于是我依照客服人员告诉我的拍照身份证照片和银行卡照片开户操作,客服人员给我安排朱老师手把手指导我买入卖出,要求是入金15万,我告诉他我没那么多钱,有的钱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办,这时客服王燕婷告诉我,他会和经理沟通,让我先入15万,等朱老师拉我进喊单群后,我可以先出5万,等老师问起就说最近急用钱,过几天在放进去,并且通过电话告诉我跟着老师做单不要挑单,要每一单都跟着做,这样才能保证只赚不亏,但是我跟着朱老师带做单也就第一天有小的盈利,此后都是赚的没有亏的多,有时候我觉得老师喊单是错误的,我就按照自己的意愿做,结果都是盈利的,但是后来客服和老师都不知道是怎么发现我没跟着他们做单,而且都是赚钱的,于是老师就天天打电话和给我发消息,让我跟着他们做,这几次行情会很大,波动会很剧烈,让我不要自己做单很危险,然后我告知客服我跟着老师做每次亏,只有自己做才赚钱,客服人员就告诉我你觉得自己做的好有感觉就按照自己的做,但是我并不是专业的,我肯定担心自己赚到钱只是运气问题,技术上肯定没有老师的过硬,于是在几次数据行情里我还是跟着老师的喊单去做,结果都是巨大的亏损,并且连续几次交易全亏,老师还一直让我继续跟着做,说刚才的亏掉就不要在想了,后面还有更好的行情等着我,因为前期有亏损,我想把钱赚回来,怕资金太少会爆仓就没有把之前说好入金选好老师后转出5万元办理家里的事情,但是没想到,后来朱老师没几天就让我亏掉很多钱,就算偶尔有盈利也都是赚的没有亏的多,亏的比赚的都是成倍的比例,因多次巨额亏损我的钱没剩下多少了,并且我发觉每次朱老师喊出来的单都是跟行情反着走或者刚好到达我的止损位置把我亏损掉后在反向走的,我当时就怀疑是不是朱老师被其他公司收买,所以故意让我亏损,他好从中拿提成,和客服沟通后,客服人员告诉我他们老师都是很专业的并且很有职业操守的,不可能会这样做,然后客服人员多次安慰我,说朱老师可能最近状态不好、我和老师没有磨合好,并且要求我继续价钱入金跟我换一个更好的老师带我做单,当时要求我入金30万安排付老师,我说我真的没那么多钱了,我还有四万五左右,客服王燕婷告诉我她会去和经理上来,特殊对待一下,于是很快就安排了付老师拉我进群做单,但没想到并没能改变什么,继续亏钱,后来他们直播室新来了一个华老师,我多次看视频后觉得喊的方向都挺准,技术方法也很独特,于是我要求客服第三次更换华老师做单,正好此期间他们公司告知我东南大宗交易中心因国家要求上调现货原油保证金,从之前的6千多一首直接反了一倍,并且隔几天就调整一次,一直调整到4万多一手,我咨询客服人员后得知他们现在都在做沥青没人做原油了,而且告诉我沥青更划算,其走势和原油如出一辙,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原油和沥青是亲兄弟双胞胎,我考虑到原油保证金太高,我的资金亏损后剩下的太少,担心会爆仓,于是听从了客服人员的跟着老师一起做沥青,结果做了一段时间后我发现沥青手续费是比原油高出很多的,以前买一手原油手续费买进卖出也就三四百,但是此时沥青手续费买进卖出六七百了,并且华老师喊单并不是之前在视频里看到的那样都能赚钱,平时看着视频都认为是对的,其实跟着做会发现他的操作方法就是买进去,错了马上反手在买,而且视频里说的喊单群里说的根本不一样,视频里对外说的都是赚钱了,都是自己之前再什么点位喊的什么单给大家带来了利润,实际上,他在喊单群里喊错了的,不承认!!!并且来来回回几次后就算账面没怎么亏,实际手机费可能已经大几千或者上万了,很快的三个月不到的时间钱就亏的快没有了,截止到4月1日亏损本金17万元,此时客服人员和喊单老师告知我因东南大宗商品交易中心内部调整,四月份会将所有商品下架并且停止东南所有产品交易,于是客服人员要求我跟他们一起换做另外一个平台公司去做紫金银,说这个比之前的原油、沥青更赚钱,更好做,但是我已经觉得自己上当受骗了,于是我通过网络百度和QQ群搜索查询并且了解到关于现货原油此类都属诈骗公司,通过福建省商务厅查询回复后发现他们根本没有原油经营资格,也不是他们所说的国务院批文,省级批文,国家认可的和股票证券一样的交易所、交易中心!!!经过一段时间网上查询后,我发现他们是打作做现货交易的幌子,其实做的是非法期货的行当,通过老师、客服,等人员对我进行喊反弹,频繁交易,赚取其中差价和手续费,并且开户参加所谓的现货原油交易,实际上就是非法期货交易。(并且,我事后通过查银行流水得知,资金根本不是银行三方监管,而是直接进了福建省东南大宗商品交易中心有限公司的账户,对方账户35001652490059166666)本人因此次恶意诈骗,造成极大的经济损失和精神打击,辛辛苦苦几年的积蓄尽被诈骗,其所谓现货原油交易就是赤裸裸的电子诈骗。客服和喊单老师在其欺诈过程中多次谈及本人资产,工作,收入,妄想本人全部投入非法期货原油交易。亏钱后业务员如出一辙的说道:1、说过让设止损的,你怎么不损?2、说过要轻仓,谁让你重仓啊?3.老师又不是神。4.你这心态,真不适合做投资!东南大宗商品交易所荒谬的不公平的交易制度,制造了客户与会员的利益对赌,引发了业务员、喊单师必然对客户坑蒙拐骗等荒谬问题。我入金在对方的指导下操作,卖出,买入,几手,几十手赚的少亏得多,从2016年1月7日-2016年4月1日期间共计亏损17万元。后来我又通过QQ群查询得知,福建东南大宗商品交易有限公司及下属的121会员单位福建融创天下大宗商品经营有限公司打着现货的招牌做着期货的非法交易使很多客户受骗,有很多的维权群,并且人数都很多,受骗资金几万到上百万不等。

                     并且我偶尔发现东南油的K线走势和国际原油不同,我向客服提出疑问,客服回答是网络延时引起的,说结束点位一样就行了,但是又一次结束点位和开始点位头天和第二天都不同,客服也回答是网络卡顿引起的!

于是我通过东南交易中心的网站的投诉渠道递交了投诉材料以及联系方式后与东南公司法务部姓郑的人员联系,对方直接问我想要多少成,我当时还觉得有点莫名其妙,然后我说我觉得被会员公司的喊单老师骗了,我要求把我的钱还给我,小郑答复我帮你去协调,于是之后多次小郑与我通话,每次都要求我降低我的心里标准,于是我最终说到的是总资金的9成,他答应帮我去协调,并且我有通话录音。后来在和小郑联系就很难联系的上,正好我通过QQ维权群得知东南大宗商品交易中心完全就是一个骗局全套,他们和会员公司都是一伙的,会员公司就相当于交易所的业务员一样,专门负责拉人和拉资金到他们交易中心的,然后我又发现东南交易中心其实已经搬家网站地址是不正确的,我就开始怀疑维权群里的受害者说的话也许是真的,于是我跟随群内难有们提供的信息,于2016年4月23日抵达福建省泉州市,次日到达福建省东南大宗交易中心,当时发现现场还后其他很多的一些过来维权的难有们,于是一同和他们一起找东南交易中心的讨要说法,在其公司楼下一楼大门口有二十多名男保安阻拦,并且一楼电梯必须要卡才能进入,那个地方一共6层,只有6楼是东南大宗交易中心的办公室,其他几层全部是空的,而且楼梯被封了,给我的感觉这地方就很奇怪,不像是一个正紧公司办公的地方,后来6楼下来2个男的,是东南的法务合规部负责任和公司里的管理人员,他们派人和一辆黑色商务车把我们送到源和1916创意园最里面的角落里,一个叫东南大宗商品交易所法律合规部的地方,让我们在楼下等候,然后安排人员一对一的对我们进行类似审问形式样的登记(特此说明:其公司保安人员已经工作人员不允许我们上二楼的法律合规部和一个叫什么现货委员会的地方,只让我们在一楼大院外面等候,并且没有水喝、也没有凳子坐,只能选择坐在脏乱的地面上面,有的人累了也就只能躺在地上,他们每次和我们做笔录都是一次只允许一个人进入一个大铁门所的小院子里面,院子里有3间房,感觉就像犯人受审的样子,而且他们公司会安排3、4个工作人员和我在小屋子里谈,门口守着七八个男保安,偶尔会有保安进房间站着或者坐在我旁边(和我谈的人员有:法务部负责任张斌、程回国和法务部工作人员:姓郑的一个男的和一个女的),并且锁上门,因为院子有一道大铁门,里面的三间房又分别都有防盗门,此时感觉孤立无援,至今想起都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完全无人权的对待,和他们洽谈首先就是给几份文件让我签字,证明我是来找他们投诉他们旗下会员公司的,并不是来找他们交易中心麻烦的,如果是觉得他们交易中心有错的,尽管去告!并且声称他们黑道和白道在泉州都很有势力!都罩得住!如果觉得没问题并且是来向他们求助投诉会员公司的他们才接待我,要求我把文件全部签字,否则不予受理,并且签字后等5个工作日后他们在决定接不接受我的这个投诉!并且协议里写了不允许起诉不允许报警,如果有起诉必须先撤诉才受理,而且要承认他们东南没有违法,否自没得谈!虽然我觉得这完全就是霸王条款,但是我没办法只好妥协并签字,我和小郑说我之前和他通过电话并且说好了9成还有电话录音,但是小郑和我说只是答应说帮我去协商,行不行还是要看会员单位同不同意,他们只有协商的权利没有执行权,后来通过很多天的谈判始终没有达成一致,他们法务部每次给与的答复就是你最低可以接受多少成(指我能接受拿回总资金的多少成比例且不包含交易手续费在内),多天无法达成共识,后和几个难友一起多次返回东南大宗交易中心公司,此时无人接待,并且保安人员每天都在增加,态度一天比一天强硬,于是我们报警,但是警察却说不知道东南大宗交易公司是在哪里,多次报警后警察来了却说这事他们管不了,并且他们也没收到通知说东南公司诈骗或者违法后就离开了,我们在工商局网上查询到华侨大学是东南大宗交易中心的大股东,于是没办法我们几个难有只好去了泉州的国立华侨大学找相关负责人,当时来了几名说是学校安保负责人的工作人员,并告知我们国立华侨大学和东南大宗交易中心没有关系也不认识之后就走掉了,再没有任何人来过问(当日高温且太阳很大),出于无奈唯有一起拉着横幅坐在华侨大学门口,于是当时就有华侨大学的校警,和当地派出所的负责人过来要我们有事好商量,这事和说已经和东南公司联系马上会有人过来接我们回公司详细奇谈,然后把我们的横幅拿走了(东南大宗公司距离华侨大学大概20-30分钟车程),大概也就30分钟不到的样子东南大宗的法务合规部负责人程回国、张兵等人抵达国立华侨大学,当时我们都觉得很奇怪,国立华侨大学的人不是说不认识东南大宗交易中心的人,并且和他们没有关系的吗?为什么当地警察和工商局都不知道东南大宗交易中心在哪里、是干什么的,为什么国立华侨大学缺可以第一时间联系到东南大宗交易中心法务合规部负责人,并且第一时间能叫他们过来?并且他们聊天甚欢,一看就是很熟的样子(有录视频),之后我们就被法务部的人接回了法务合规部,但是此后就再也没和我们谈什么,我们一些人继续每天朝八晚六的如同他们公司保安人员上下班时间一样在公司院子外面的地面上坐着,口干了喝自来水,要上厕所了自己找地方解决,没饭吃就饿着!后又经过一个多月的时间,每天像狗一样坐在东南大宗公司的法务部院子外门口的地上日复一日可怜无助并且真诚的对着东南大宗交易中心法律合规部的二十多名保安人员和他们一日一日同时上下班的时间重复着过着每天乞怜的日子最终打动了“老天”,东南大宗交易中心法务合规部负责人张斌于2016年5月13日答应给我4.2成(含交易手续费)我没答应,我要求在争取一些,张斌答应后,于2016年5月16日张斌带着几个保安和协议书带我到院子里面的小黑屋里给我签字,但是当时他告诉我只有4成了,谁要你上周不签的,你现在在不签,过几天就三成都没有了的,顶多给你一两成!因为我此时我去泉州已经近一个月的时间了,也找了相关的各个部门,都无计可施,而且身上的钱已经用的所剩无几,迫于无奈之下只好妥协并且签字,当时张斌给与的合同只有两份,一份是东南交易中心的,一份是会员公司的,我自己无权保留和拍照\录像\录音,上面的条款更是感觉被剥夺了所有的辩护权利,但是不签字他们就不给钱,迫于无奈和通过长时间的精神上的折磨和煎熬,实在受不了就签字了,签字后让我回去等通知看何时在打款,于是我在泉州继续煎熬了近2个礼拜于当月26日下午三、四时许收到7万元整的到款信息,才松了一口气,安下心来回了武汉老家。至今想起此时任心有不甘,感觉被人骗了钱还要像狗一样去乞怜对方可怜可怜自己!!!